企业文化

当前位置:企业文化 > 员工文化 > 浏览文章

“守株待兔”的懒鱼——鮟鱇鱼

发布日期:2018年07月09日

作者:王坚忍

鮟鱇鱼谐音安康,在深深的碧海,它确实过得安稳而又康乐。它有许多俗名,如蛤蟆鱼、海哈蟆、结巴鱼、老头鱼等,但我认为比较传神的还是海哈蟆——别看鮟鱇鱼名字好听,它是一条很难看的鱼,与癞蛤蟆长得酷肖,只不过体积扩大了十至数十倍。

01.jpg

在人间,“守株待兔”的懒人大多要饿死的。懒鱼自有懒福,鮟鱇鱼非但没饿着,还吃得壮硕肥大。许是上天特别眷顾它,它头顶上长着一根长而柔软的鳍棘,鳍棘顶端有一片发光的皮瓣——一杆带“灯笼”的鱼竿。你看它懒散的身体半埋泥沙,守在青青的海草旁,“灯笼”闪烁吸引着小鱼小虾,不知死活地游进它那畚箕一样张开的大嘴中,供鮟鱇鱼喜滋滋饱餐一顿。鮟鱇鱼懒,但不傻,碰到凶猛的大鱼冲着它而来,它马上将“灯笼”熄火,转身就逃,让大鱼只得悻悻然离去。

03.jpg

当年我在捕鱼船上,那时候海洋资源丰厚,谁也不把鮟鱇鱼当回事。收网上来,金灿灿的黄鱼和银闪闪的带鱼,整整齐齐地装箱进鱼舱,而鮟鱇鱼则作为下脚鱼塞在鱼舱的旮旯。到了上海,黄鱼和带鱼送菜场,鮟鱇鱼送鱼品加工厂做鱼粉,是喂鸡的饲料。

鮟鱇鱼很贪吃,捕上来的时候,肚皮吃得涨鼓鼓的像只大淘萝,口中还含着七星鱼——一种拇指大的小鱼。所以我们船员形容某人吃相难看时就说,你吃东西怎么像只海蛤蟆啊!那时上海没人吃鮟鱇鱼,但大连人偶尔也会吃它,因为价钱便宜,但主妇嫌它吞进肚子里的七星鱼太多。然而有一次却令买鱼的某主妇喜出望外,那条鮟鱇鱼的肚子里竟吞进了2斤多的对虾

01.jpg

突然有一天,鮟鱇鱼翻了身,它身价百倍。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上海渔业公司组建了冰鲜鱼船队,专门到海上收购鮟鱇鱼,装满了就直航日本大阪。日本人嗜好被他们称为关东豚的鮟鱇鱼,在他们的心目中,是仅次于拼死也要吃的河豚鱼。在东京和茨城,鮟鱇鱼火锅店随处可见。如果说牛羊肉是越涮越老,鮟鱇鱼肉却只会越涮越嫩。还有它的鱼肝,李碧华曾说过可与法国鹅肝媲美。日本大厨喜欢将煎好的鮟鱇鱼肝和一片苹果搭配在一起,使鱼肝的肥美与苹果的清香相得益彰。

现在,上海也有了数家吃鮟鱇鱼火锅的地方。听吃过的人说,汤头清甜,配上时令蔬菜一起煮,鱼肉、鱼胃、鱼皮等都鲜得恰到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