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当前位置:企业文化 > 员工文化 > 浏览文章

用脑子抓鱼的劳模船长朱水群

发布日期:2018年06月26日

作者:王坚忍

一、

朱水群18岁就出海了,那是在复兴岛上海海洋渔业公司的近海小渔船捕鱼,24岁调入上海开创远洋渔业公司。36岁,年纪轻轻的,他就当上了大型远洋渔业加工船“开明号”船长,看当时的照片,他人长得挺拔英俊,朝气蓬勃。这是一个善于思考,肯动脑筋,被人称为“用脑子抓鱼的船长”。现在,他的微信号“淼”,三个“水”字相叠成群,来自他的名字“水群”。在浩淼的大海上,他冲破了层层巨澜,无论在高纬度北极圈的线外渔场,还是在靠近赤道线的附近海域,他都能使渔获的产量、产值、利润处于领先地位,不一般啊。

IMG02.jpg

2001年,朱水群升任3000吨级的大型拖网加工船“开明号”船长,赴西北太平洋边缘海的鄂霍次克海和北太平洋沿岸边缘海的白令海,捕狭鳕鱼和鲱鱼。狭鳕鱼,冷水性中下层鱼;鲱鱼,又名青鱼,长30公分,喜集群,体内多脂肪,冷水性中层鱼类。从产量说,鳕鱼高于鲱鱼,但鲱鱼经济价值高,两者不可偏废。

鄂霍次克海,太阳辐射少,受冬季风影响大,被称为“太平洋冰窖”,平均水深820米。上海渔船开到鄂海,半个月。而从鄂霍次克海到白令海,5天。白令海平均水深1630米,它的北段,接通北冰洋。从理论上说,不同的水层,应该鲱鱼在上,鳕鱼在下。但朱船长觉得还是要从实践出发。他从探鱼仪上发现,在水深400米上下,有3层鱼分布。用脑子抓鱼的他,经过苦思冥想,决定采用在不同的水深拖网,勤起网,检验到底是什么鱼种。几天试验下来,发现350米,鳕鱼;400米,鲱鱼;450米,还是鳕鱼。他的对策是,不同的水位,采用不同的网位。

鱼子珍贵,一坨手表大小的鱼子,价值相当于一块手表。朱船长为了多拉鳕鱼多挖鱼子,在夜晚把网位放在350米,果然拉上了80吨带鱼子的鳕鱼。加工鱼子的车间,在甲板的舱面下,一个1200平方米的空间。捕鱼时,海面上差不多快要冰封了,到处都是浮冰,甲板上起网的船员带着棉帽子,穿得严严实实地作业。舱面下加工渔获,不能开空调,气温零下18℃,甲板上和舱面下都冷得要命——唯有船员的生活区才允许开空调——因为对鱼片、鱼段、原条鱼、还有珍贵的鱼子,要平板冻结,气温一高,鱼品就要糊了。挖鱼子的船员不能戴手套,戴了手指不灵活,会造成鱼子破裂,原来的A级质量鱼子,就降到B级质量了。故挖鱼子的船员6个小时一班下来,十指都红肿得像胡萝卜一样。

鳕鱼和鲱鱼,平均产量80吨最妥当,太少当然不好,但太多影响加工质量。朱船长的方法是控制拖网时间,不多也不少,正好。

从2001年到2004年,每年6~11月,朱船长日夜都在鄂霍次克海和白令海上捕鱼。每个航次仅仅挖鱼子一项,就达40吨左右,为国家增收了可观的外汇。

二、

2004年年底,朱水群转任刚引进的7700吨级,船长120米,宽19米,船员100多名的“开顺号”船长。2005年,经过40多天的长途跋涉,朱船长驾着“开顺号”,驶向苍蓝色的东南太平洋智利外海,抓竹荚鱼。竹荚鱼的体态呈流线型,游泳速度快,一种机灵的鱼类;它的背部暗绿色,与海水差不多,腹部银白色,由海中往上看,与水面的反光同色,形成了一种回避大鱼攻击的保护色。故它的生存能力强,存活率高。

智利外海渔场水深波浪阔,但竹荚鱼洄游于海洋的中、上层,故朱船长的相对策略是,竹荚鱼白天下浮,我就用中层网捕捞;夜晚上浮,我就用上层网捕捞。竹荚鱼机灵,但朱船长是谁啊,喜欢用脑子抓鱼。碰到他,竹荚鱼无处可逃,只得不情愿地落网了。

这一年,智利外海的首个航次,短短5个月,朱船长捕获竹荚鱼14000多吨;2006年,他图谋更大的产量,195天,投放网530网次,捕获竹荚鱼25000吨。整个渔场,不论中国渔船还是外国渔船,万绿众中一点红,谁也比不上他。

2007年,因业绩突出,朱水群船长荣获上海市劳动模范。

2008年,朱船长再赴智利外海渔场,遇到了一次惊险的特大风暴。因智利外海地处南美洲,7、8、9三个月,我们中国的夏季,他们的冬季。海风硬如铁,浪头高如山。此年当地冬季的一个夜晚,那个风浪大啊,14级,高达10多米,轰隆隆地像一座接一座的山头般碾压过来,大浪头上顶着小浪头,小浪头的浪尖弥漫着白花花的腾腾水雾,冲向船头,一跃而上,再从船头下来,一泻漫过前、后甲板,整个船身被高高地顶起来,再恶狠狠地摔下去,在波峰浪谷间颠簸,人真的极难受。

放网肯定不可能;抛锚也不行,“开顺号”铁锚锚链长250米,可水深达1000多米。只有开慢车顶风,保持在原地踏步,才是唯一可选择的保全方式。朱船长小心翼翼,岂敢怠慢。他一夜守在驾驶台指挥,看驾驶员不时地转舵,把高高的船头对准肆虐的浪头,因为如果船身不摆正,歪了,横浪一波接一波打上来,船就有颠覆的危险。就这样,整整一夜,驾驶员不停地拨正方向,顶风抗浪,听开花的浪头像万炮齐发,乒乒乓乓撞击着船头,仿佛置身于烽火连天的战场。直至翌日清晨,风疲了,浪累了,风浪减弱了。一夜未合眼的朱船长,马上下令,放网!要把风浪造成的少捕鱼的损失,抓紧夺回来。

三、

2010年,朱船长远航,抵达西经16度,北纬20度的西非毛里塔尼亚近海渔场,实施大西洋毛塔捕鱼开发项目。这里是热带大陆性气候,高温少雨,毛里塔尼亚全境三分之二为撒哈拉沙漠所覆盖,但西部面临浅蓝色的大西洋边缘,鱼类丰富,沙丁鱼、竹荚鱼、青占鱼、带鱼等。经过几天摸索,他掌握了这里鱼类的基本习性,都是“夜游神”,白天栖于水深100米的海底,夜晚浮上到海面中上层水域觅食。一个繁星满天的半夜,朱船长看到的景象使他惊喜——海面上,倏然飘上了一大片青灰色的沙丁鱼群,几乎没有空隙,在那儿犹如拖拉机翻耕过的黑黝黝的泥土地,万千条青灰色的沙丁鱼挤挤挨挨地翻滚腾挪,向前洄游,水声如雷鸣。作为一个用脑子抓鱼的船长,出航前他早有准备,带了两顶中层网,现在派上用场了。一顶卸去捆绑在网上的铁链条,加上一些浮球,让网能够浮上水面,专门对付沙丁鱼;另一顶改装成底拖网,像在海底耙地,用于捕捞白天的底层鱼。第二天半夜,一大片篮球场大小,青灰色的沙丁鱼群浮出水面,朱船长早就准备好了,打“伏击战”,网纲露出水面,网口大开,轻网快拖,风卷残云般把一大片沙丁鱼撸进网中,拖上了后甲板,100多吨。大的一尺,小的2寸,后甲板垒起了一座在灯光照耀下青光滢滢的小山.。沙丁鱼的肉质鲜嫩,可是做鱼罐头的好食材。

IMG01.jpg

此后,朱船长轮换用两顶网,“瞄准捕捞”。白天底拖网,抓青占鱼、竹荚鱼,带鱼、沙丁鱼等;夜晚中层网——除沙丁鱼浮出水面,渔网也随之抬高至露出水面捕捞外——抓青占鱼、竹荚鱼和带鱼。有趣的是,白天抓的带鱼是银白色,夜晚抓的却是黑黑的,也不知何故。就吃口而言,白鳞带鱼比黑鳞带鱼好吃。

日夜放网,人很辛苦。船上的生活,单调枯燥。吃的都是速冻蔬菜,大白菜、刀豆、芋艿,青菜等,冻过的蔬菜,都不大好吃,如青菜已经冻得发黄了,但有聊胜于无。朱船长每次靠毛里塔尼亚港口卸鱼,总会补充当地产的西红柿、冬瓜、卷心菜等。尽管如此,因为缺乏维生素,加上所用的淡水是海水淡化的,朱船长和船员们牙龈浮肿出血,庝痛难忍。但在朱船长带领下,船员都忍住了,工作很卖力。因为在毛里塔尼亚抓鱼,除每一吨鱼要付220美元的捕捞配额费外,还要在渔船去毛里塔尼亚的西部港口努瓦迪布卸鱼时,把卸货的2%给对方。双重代价,不努力多抓鱼,就意味着要亏本。大老远跑过来,谁愿意呢。朱船长在大西洋毛里塔尼亚抓鱼,作业10个月,产量2万吨,满满的收获。

2012年,朱船长又一次赴毛里塔尼亚抓鱼,从2月至7月,历时6个月、捕获大西洋水产品9370余吨,其中600吨大西洋带鱼,运回国内供应市民。

四、

当年8月,朱船长驾船从大西洋毛里塔尼亚出发,奔赴北大西洋高纬度60~70度的法罗群岛和格林兰岛,北极圈外线作业,与同时抵达的“开裕号”汇合,共同试捕蓝鳕、竹荚鱼、青占鱼等。到了10月,海上气温骤降,零下12℃,11月零下20℃,海上飞雪漫漫,遍地浮冰,望出去一片白茫茫,冰冷逼人。这蓝鳕也怪,天越冷鱼越多,它肉质细嫩,肉味清淡,经济价值好。冷风凛冽,呵气成霜的酷寒下,朱船长在浮冰中寻找网地,渔船一边担当破冰船的任务,东腾西挪,冲破重重浮冰;一边开着雷达,寻找浮冰缝隙间的一汪深蓝的水湾,找到后,马上下网。对于网具,他又用脑子深思熟虑,进行摸索调整,将毛里塔尼亚渔场时,张开30米的网口,调整为60米,扩大扫海面积,在艰难困苦的作业中,捕获蓝鳕颇丰。4个月,“开顺号”和“开裕号”在法罗群岛和格陵兰渔场,捕鱼8000余吨,完成了北极圈外渔场的试捕任务,为后继的上海远洋渔船队,开辟了新的渔场。

IMG03.jpg

2013年5月,朱水群船长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2013年10月,朱水群船长作为海上第一线的工人代表,赴北京参加了全国总工会十六大代表会议。

这就是朱水群船长,一个海上炎热也好,洋面寒冷也好,也不管海浅海深,什么苦都能吃,什么难都能过,全气候的用脑子抓鱼,智慧和胆识过人的上海劳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