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当前位置:企业文化 > 员工文化 > 浏览文章

拼死吃河豚?

发布日期:2018年05月22日

作者:王德才

   吃“长江四鲜”之一的河豚,要不要有点拼死的精神?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河豚身上有一种河豚毒素,是自然界中所发现的毒性最大的神经毒素之一,曾一度被认为是自然界中毒性最强的非蛋白类毒素。在河鲀体内发现含河鲀毒素的器官或组织有肝脏、卵巢、皮肤、肠、肌肉、精巢、血液、胆囊和肾等。河豚肉虽无毒,但加工不好,会吃出人命来,因此,政府一直严禁加工食用,国家卫生部1999年颁布的《水产品卫生管理办法》明确规定:“河豚鱼有剧毒,不得流入市场。捕获的有毒鱼类,如河豚鱼应拣出装箱,专门固定存放”。

河豚是一种溯河洄游鱼类,它经过海水和淡水的交互,具有一种特别的鲜味,国人有“不吃河豚不知鱼味”“吃了河豚百无味”的说法,话有夸张的成分,但确实令人向往。

在古代,明知河豚有毒而要吃的,除平头百姓外,达官贵人也大有人在。宋代著名诗人梅尧臣在范仲淹席上,即兴作诗:“春州生荻芽,春岸飞杨花。河豚当是时,贵不数鱼虾…”。宋代诗人范成大,在他的《叹河豚》里写道:“一物不登俎,未负将军腹,为口忘计身,餐死何足哭”。晋代文学家左思在《吴都赋》中,不但描述了河豚的体型特征,还详细记录了民间烹制河豚的方法。到了唐代,河豚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宫廷。元代和明代,江南地区把河豚奉为食界至尊。明代的宫廷中,甚至有河豚宴。

最难以让人忘记的是北宋大文豪兼“吃货”苏东坡,他有一首家喻户晓的短诗《惠崇春江朝景》说到了河豚:“竹外桃花两三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很形象,很美。他在赴任江苏常州团练副使时,当地有一位善烹河豚的厨妇请苏东坡去吃河豚,想借苏东坡的名气来抬高自己,苏东坡应邀赴宴,只顾埋头大吃河豚,未发一语,厨妇大失所望,然吃完后,苏东坡大叫一声:“也值一死!”,据说这便是民间“拼死吃河豚”一语的由来。苏东坡在

但事实上明知是河豚拼死还要吃的,大都死不了,死掉的多是不认识河豚而误吃了的人。河豚的食俗,可以追溯到4000 多年前的大禹治水时代,长江下游沿岸的人们就品尝过河豚,知道它有剧毒了,2000 多年前的长江下游地区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吴越属地,盛产河豚,吴王成就霸业后,河豚被推崇为极品美食,吴王更将河豚与美女西施相比,河豚肝被称之为“西施肝”,河豚精巢被称之为“西施乳”。

长期以来,河豚是被禁止食用的,但在江苏等沿江地区,“拼死吃河豚”却一直是民间的习俗。古代民间就有用粪水催吐解河豚毒的办法,进步些的用菘菜、蒌蒿、荻芽三物煮水解毒,现在,更有许多科学的解毒方法,只要祛毒得法,完全不必冒着“拼死吃河豚”的悲壮,用生命的代价体验那种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刺激,另外,一般餐馆吃河豚有一个规矩,就是厨师本人先吃第一筷,十分钟后主人才吃第二筷,最后才轮到客人大快朵颐,这也是为了保证客人的心理安全和生理安全。到了2016年,国家对河豚调整了政策。我国沿海常见的河豚有40多种,由于红鳍东方豚和暗纹东方豚人工养殖时间最长、控毒养殖技术和出口内销市场最为成熟,因此,就放开了这二个品种,让有条件的企业去加工。北京青年报记者在2016年河豚有条件“解禁”后走访了一家营业4年的河鲀餐厅,“合法”后该餐厅的客流量成两三倍增长。

我国现在吃河豚,最有代表性的地方,首推镇江的扬中市。扬中有着“中国河豚文化之乡”的美名,是河豚文化的发源地、集聚地和重要的传承地。扬中河豚食俗成功入选江苏省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扬中有个中国河豚网,这是我国唯一以一种鱼命名的网站,扬中还有一个河豚节,也是一个唯一以一种鱼命名的节日,从2004年开始至2017年,连续举办14届扬中河豚文化节。声势浩大的河豚节期间,每天可以吃掉七八千条河豚。扬中的烹饪协会还专门规范了河豚的从业规范,要想在扬中的菜馆里烧河豚,厨师必须先通过烹饪协会的相关考核。每年协会还会组织专门的烧河豚比赛,并请来扬州大学烹饪系的教授们做评委。据当地人说,扬中已经20多年没发生过一例河豚中毒的事件了。

国人烹饪河豚方法有四十多种,但最基本的方法还是红烧、白煨。白煨河豚,汤汁似乳,清香无比;红烧河豚,当掀开锅的那一刻,独特、浓郁的香气便立刻溢满每一处角落,在空气中弥散开来,有着无法言语的奇香。

由于法律法规的限制,国人吃河豚,远没有日本流行,同时,中国人一般不吃生河豚,一是没有这习惯,二是担心中毒,因为河豚刺身的祛毒处理,难度较大,因此,你现在是绝少看见起源于我国的刺身的,而在日本,日本人对河豚最为痴迷、吃得最凶,河豚的生鱼片和寿司,是作为高级料理的。日本还有“河豚宴”,一般有八道佳肴:第一道是主打酒品,为烤焦的河豚鳍泡清酒;第二道为“前菜”,即冷盘“凉拌河豚皮”;第三道是压席的“刺身”主菜,即生食河豚鱼片;第四道为“烧物”,即烤豚白——精巢;第五道是“扬扬”,日文名“天妇罗”,中文名“炸豚盔”,采用取肉后的河豚散碎骨架拖粉蛋糊软炸而成;第六道为“后碗”,即座汤——河豚鱼头火锅;第七道是主食,乃河豚鱼片煲饭;第八道为餐后饮品,冰镇野桔汁和九洲绿茶。这河豚宴是专门用来招待贵客的,价格超贵哦!

说了半天,说了河豚有毒,但河豚的毒素,具有很高的药用价值,有镇静、局麻、解痉等功效,能降血压、抗心律失常、缓解痉挛。作为镇痛药可取代吗啡、阿托品等;作为麻醉药品,其麻醉强度为普鲁卡因的3000多倍,其效果比常用麻醉药可卡因强16万倍。它对皮肤痒、痒疹、疥疹、皮肤炎、气喘、百日咳、胃痉挛、破伤风痉挛、遗尿、阳痿等疾病,也均有显著疗效。在国际市场上1克河豚毒素价值17万美元,是黄金价格的1万倍。

河豚有剧毒,但河豚有大鲜,河豚更是大宝,在医疗技术发达的今天,只要小心点,只要到正规的河豚餐馆就餐,我们完全不必带着“拼死吃河豚”的心态,而只需要存有享受美味佳肴的心理去品尝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