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当前位置:企业文化 > 员工文化 > 浏览文章

杭州湾大海边,水清树绿鱼虾跃——记上海养殖专家陈建明和他的助手王明龙(下)

发布日期:2018年04月08日

作者:王坚忍

三、

1997年,转眼进入盛夏,罗氏沼虾长势喜人。夜晚巡塘,但见虾儿成群泼刺刺游动,晶莹的身子映着皎洁的月光,犹如一串串银链子在抖动。

孰料这个节骨眼上,气象预报,11号台风即将来临。滂沱暴雨,在刚劲猛烈的海风的强烈冲击下,奉贤养殖场的2600米的用芦苇加泥土垒成的大坝,三分之二已然崩塌。上午,陈建明心急如焚,紧急动员。分成两组人,一组去背沙包,一组人在堤坝外,脚浸在腥咸的海水里,用镰刀割高过人头,青翠欲滴的夏日芦苇,在一片片唰唰声中,一株株芦苇倒下,一层层的铺在地上,足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小,堆起来厚达5公分,握镰刀的手都起了血泡。一捆捆扎好,然后堵在堤坝的缺口上,再铲上泥土,苫上沙包,夯得结结实实。陈建明作为一场之长,他手不停口也不停,边干边指挥,嗓子也嘶哑了。大家整整干了五、六个小时。其中一个高个子,穿红体恤衫的中年人特别引人注目,他眼疾手快,动作灵活,缺口在他的手下一个个填平了,这就是副场长王明龙。而后,大家又披上雨衣严阵以待。

当晚,狂风挟暴雨巨浪骤然而至,猛击着芦苇加固的海堤,撞碎的排浪散成一片白茫茫的冲天水雾。他们守护在堤外,又冷又硬的海风几次将他们掀翻倒地,他们跌倒了再爬起来,海水模糊了眼睛,鼻孔也呛满了咸辣的海水。他们抹一把脸,目光坚定,一支支游动的手电筒微弱的光,透过风风雨雨闪烁。巡夜的脚步,依然踏在2.6公里的堤坝上,谁也不敢有丝毫怠慢。守了整整一夜,谁也没有合眼。黎明时分,一轮晕黄的太阳跃出海面,折腾够了的台风也疲惫了,渐渐减弱。紧急情况之前,奋力筑起的芦苇堤坝还是争气的,“我自岿然不动”,顶住了九级风浪。

养虾池塘躲过一劫。而邻近的另一个养殖场,因没有及时加固和抬高海堤,汹涌的海水的冲垮海堤后长驱直入,淹没了养殖池塘,辛辛苦苦养了半年多的鱼虾被席卷一空,痛悔莫及。

雨过天晴。当年9月,他们划着小船,带着捞虾网具,在清凌凌的池塘中捕虾。塘边,早排满了买虾的客户。陈建明对王明龙说,现在捕虾的辰光,很开心,但想起刚过去的那场台风,还真有点后怕呢。

1999年,“一山放过一山拦”,陈建明和王明龙又把目光转向新品种,南美白对虾的育苗和养殖。南美白对虾外形很像中国对虾,体色为浅青灰色,步足呈白色,故称白对虾,成虾体长20多厘米,属于个大肉腴的虾类,养殖比较合算。这是一种需要盐度较高的海水虾,但有2个难题放在陈建明他们面前,一是杭州湾无高盐度海水;二是海水容易造成病源体传染,导致滋生养殖职工谈虎色变的病毒。于是,他们借鉴国内外养殖场的经验,采用海虾淡养,这样有2个好处,生长快,疾病少。他们先用海水,再通过人工慢慢加淡水,逐步过渡,使南美白对虾渐渐适应生长环境。

南美白对虾幼虾在小池塘长结实了,陈建明、王明龙又把它们转入“天光云影共徘徊”的池塘,入池塘前,他们仔细检查了增氧设备,在塘里加进了经沉淀的干净水,因为南美白对虾对溶氧、水质要求较高。当成千上万的幼虾转入水波潋滟、氧气新鲜的池塘里,如小鸟在空中飞翔游弋,陈建明他们边向水中投放配合颗粒饵料,边咧开口笑了。

这一年,奉贤养殖场南美白对虾初试锋芒,首战告捷,亩产利润2万元。2000年,陈建明被评为上海市劳动模范,上海东方卫视专门到奉贤养殖场,拍摄了陈建明等人科技养虾的短纪录片后播放;而后,他获得了高级工程师职称;2001年,他被命名为上海市优秀共产党员。

已作为上海水产养殖有限公司总经理,管辖奉贤、闵行、青浦3个养殖基地的陈建明,2015年办公迁到了杨浦区复兴岛。但他不忘初心,每周不到奉贤养殖场走二趟,心里就会空落落的,他的好助手,作为负责生产的副场长王明龙仍留在奉贤养殖场。

从2012年开始,每年4月,2两左右的暗纹东方豚、菊黄东方豚的幼鱼就可以出售了;当年11月,6两左右的暗纹东方豚、菊黄东方豚的成鱼热销。每天天蒙蒙亮,王明龙等人就开始作准备了。上午9点钟,客户开着有充氧设备的装活鱼的货车进场了,陈建明也会在现场指导。只见王明龙等几个职工将50多米绿色的尼龙渔网,撒入清水涟涟的大池塘,然后几个人杭育杭育拉网,数十尾鱼活蹦乱跳地出水了。2017年,共售鱼4万斤,每亩1万利润。养鱼育虾是辛苦而寂寞的,但收获的季节是甘之如饴的。

现在,又是一个春天,来到了杭州湾。奉贤养殖场高10米,坚固的钢筋水泥筑成的长堤坝上,能听到一片片翠生生的芦苇,齐刷刷拔节生长的声音,迎风送来一阵阵芦苇的清香,一群鹭鸟在芦苇丛中上下盘旋。在他俩的规划下,奉贤养殖场无边光景一时新,水清树绿鱼虾跃。